<track id="xh15f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h15f"><menuitem id="xh15f"></menuitem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xh15f"><meter id="xh15f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xh15f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我在乌江浩淼的脉上行走
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02-20

                    ◇芙蓉蓝衫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根线,串起我的灵魂,铺一路梦萦飞落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脚印。隐约的步态,滚潮烟云。起伏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传说,迎接一支羽箭,一镞游子的梭镖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娄、武陵雷鸣般呼啸。当我叫出它的名字

                    眼前已是碧绿入骨的乌江

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时空的礁石上,我开始寻找线上的瓜瓞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群古老部落的入口,山水朦胧,忽明忽暗

                    尘封的俚语

                    述着一条河流的神话

                    透过折皱的厚壳,我看见蚩尤的寨,廪君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郡,蛮王的洞,金头和尚的城,潜入世外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条石板路赖着深幽

                    僰人、陶船、木舟、盐埠,恍如时光的胴体

                    扎入铜镜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沿河而入,云水弯弯,我在苍茫的殿堂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仰望。沙滩、巉岩、?#35828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吊脚楼,婉若?#20301;?#30340;

                    画廊、万年谱就的歌,在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惊涛拍岸”“摩崖石刻”的旅?#38236;?#27668;回肠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幅悬挂的图腾,生龙活虎,像英雄的太阳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悟道中穿越

                    祖先的膜拜是龙虎,还是这盐丹深深的线?

                    缄默的云水稳若老牛

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步回应,都像流淌的母乳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发现山谷的深处都有先人的脚印,都有

                    土、苗、汉的眺望。村庄的热闹

                    似傩戏的片段,桶桶裤、阑干衣,比花猫更

                    花,木叶、蜡染、阳面具,扭着摆手的腰

                    走一步,喊一声乌江,喊一声娘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试着敲一敲那扇水天一色的?#29275;?#35797;着

                    读懂铜镜里的涟漪,我想加入他们的傩戏

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他们的船队

                    脚蹬石坎手扒沙,喷张盐和勇敢的呐喊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每一次,我都缩回了汗颜的手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发现我的行囊空空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36335;?#20174;一个枯瓜中破壳,攥着一粒无声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种?#21360;?#25105;的花朵与果实挂着长河,每一枝

                    都有娘的苦涩,都有大浪淘沙的味道。我也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声喊,源远流长的娘,我要挪移春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挪移魔幻的时空表演

                    刹那,一条河流的宿命与我相连,我的那枚

                    种子,需要填充太多的幻想。我捋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把浮云岫升霖雨,我借一汪淡泊浇灌桃源

                    让闪电的舞步不再退却

                    让雄鹰的俯仰穿越经?#33579;?#25269;达静笃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天地间梭巡,在一根浩淼的脉上行走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儿有峡谷长风,有一滴雨露的启航,有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族阳光的摆渡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23723;?#37027;盏古老的航灯,等着我义无反顾

                    的云帆

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[打印]

                  [责任编辑: ]

                  四川快乐12论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h15f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h15f"><menuitem id="xh15f"></menuitem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xh15f"><meter id="xh15f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xh15f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h15f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h15f"><menuitem id="xh15f"></menuitem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xh15f"><meter id="xh15f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xh15f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珠光宝气电子 汉诺威96 三国全面战争10星武将 蒙彼利埃与昂热足球比分预测 广西快3开奖查询 北京幸运28计划吧 财富小姐投注 mg电子无损刷反水 无限法则下载 广岛三箭队与墨胜利